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楼主: 一声呐喊
收起左侧

[征收办] 纪委到底管还是不管啊,我看了这个文章又不懂了

[复制链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0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主任,今天是张书记接待日,为了见到书记,我母亲今天早早来到信访局,明明排第一个,吃了好大一碗闭门羹。韩副局长不给登记,后来我母亲重新排队,这位朱汉文,磨磨蹭蹭给登记了,等排到12点,还剩下十几个人没有叫到号,没有任何的解释,准时下班走人。您本事真大,敢把书记挡在门里不让人见,牛
1cPFAg9p9WZd.jpg
Axg54aXKKGc4.jpg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4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123
请问纪委,最近忙什么呢,如果忙吕良拆迁的事,我可以理解你们,毕竟人去世是个大事,反正还有六天,申请延期也要给个理由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忘家耻  砥砺奋进

孙主任,近来可好,今天纪监委上班,不知对您的审查到了哪一步。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不知您是否记得,去年的今天,2017年9月17日周末凌晨五点。
您不辞辛劳,组织百余人在明知我姐王伍艳尚未在《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上签字,并且我们的房屋尚存诉讼期间,受法律保护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对我们合法住房进行了非法强拆,不顾我家三口的强烈反对,使用暴力将我们强行架离现场,并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0多个小时,将屋内财物洗劫一空,房屋迅速夷为平地。
201822日,强拆案20170831行初11号开庭审理,327日结案。法院确认金湖县住建局、征收办、黎城镇拆除我们房屋的行为违法。
告诫您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附:金湖首胜强拆案2017苏0831行初11号判决书一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省金湖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苏0831行初11号
    原告孟令萍,女,1959年4月1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831195904010064,汉族,住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20号。
    委托代理人:王伍新,原告孟令萍儿子,本案第二原告。
原告王伍新,男,1986年1月13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831198601130038,汉族,住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20号。
原告王伍艳(系原告孟令萍女儿),1984年5月1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831198405010020,汉族,住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20号。
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金湖县黎城镇健康西路40号。
法定代表人沈华东,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德昌,江苏法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住所地金湖县黎城镇健康西路40号。
法定代表人伏银成,该办公室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黄德昌,江苏法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住所地金湖县黎城镇跃进路17号。
法定代表人李冬生,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周仕枚,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副主任科员。
委托代理人耿跃武,金湖县城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因请求依法判决被告强行拆迁行为违法,于2017年10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分别向三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材料。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2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伍新、王伍艳,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行政机关负责人杨元桂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德昌,被告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行政机关负责人杨新玲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德昌,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行政机关负责人暨委托代理人周仕枚及其委托代理人耿跃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诉称:原告孟令萍、王伍新迫于压力在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上签字,原告王伍艳至今未签字。2017年7月27日,原告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案件尚未开庭,被告于9月27日组织人员对原告合法住房进行了强行拆迁。请求依法判决被告强行拆迁行为违法,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三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强拆现场图片、房产证、土地证明、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证明原告享有权利的房屋被三被告拆迁;
2、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8行终230号行终判决书一份,证明拆迁补偿协议第四条第(一)项被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无效;
3、电话录音光盘一张,证明当时拆迁原告是处在不自愿的情况下;
4、本院(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证明三原告于2017年7月份提起行政诉讼,原告不同意拆迁,讼争房屋拆除时尚在行政诉讼期间;
5、物品清单一份,证明被告程序不合法,即便是拆迁,也应当场清点物品。
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辩称:1、被告没有实施行政强制的决定,也没有实施行政强制行为,原告所诉三被告具体行政行为并不存在;2、涉案的房屋属于被征收的房屋,产权人即原告与征收单位本案第一被告于2017年4月10日达成了征收货币补偿协议,而且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特别是两原告在签订上列补偿协议同时将该补偿协议项目下所指房屋承诺于2017年4月14日前交给案外人安吉公司拆除,因此,拆除涉案房屋是基于各方当事人合意及应当履行或者享有的权利和义务,无需也没有必要重新作出为了拆除涉案房屋进行行政强制等行政行为,因此,原告所诉既无事实依据更无法律依据,法庭应当驳回原告对被告的全部的诉讼请求。
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庭审中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一份,证明原告与第一被告就涉案房屋相关征收补偿事宜达成了协议。协议第4条第一款约定,原告必须在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交于甲方拆除。
2、搬迁承诺书一份,证明原告保证将涉案房屋在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并将房屋交安吉公司拆除,剩余物品本人做放弃处理。
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在庭审中向本院提交了原告孟令萍和王伍新身份证明和户籍证明,证明两原告的身份,强调该身份证明是原告提交给拆除公司的,原告对拆迁是清楚的。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原告王伍艳认为自己没有在协议上签字,同时也没有在搬迁承诺书上签字,原告孟令萍、王伍新虽然签字但拒绝搬迁,也没有领取补偿款;原告王伍新认为搬迁承诺书是格式条款,被告没有向自己作说明,且补偿协议书第四条已被中院判决确定无效。
经庭审质证,三被告对原告提交的房产证、土地证、征收补偿协议无异议,认为根据补偿协议的约定,原告应于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将房屋交付甲方即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拆除。对原告提交的录音光盘,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不能证明被告对原告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承认电话录音的真实性,但否认组织了强制拆除的行为。对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三被告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根据当事人的庭审质证及辩论意见,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及本院调取的证据作如下认定:
原告提供的房产证、土地证明、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本院(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8行终230号行终判决书可以反映被拆除房屋的基本情况和房屋征收的基本情况。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提供的补偿协议书和搬迁承诺书系原告孟令萍、王伍新与三被告共同签署,能够反映案件情况,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本院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认定以下事实: 原告孟令萍系王云章妻子,系原告王伍新、王伍艳母亲;王云章于2016年死亡。王云章在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8-1号有房屋一处。2017年4月10日,被告金湖县住房与城乡建设局作为征收部门(甲方),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作为征收实施单位(丙方),与原告孟令萍、王伍新(乙方)订立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棚改)补偿协议书一份,约定由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王云章所有的座落于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8-1号的房屋予以征收,补偿方式为货币补偿,补偿金额512539.17元。协议第四条第(一)项约定:“乙方必须在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同时将门窗完好的空房交给甲方拆除。甲方在收到钥匙并验收合格时以现金方式一次性向乙方支付全部数额的拆迁补偿款,乙方凭本人身份证领取该拆迁补偿款并领取由乙、丙双方签字认可的协议复印件一份,印章齐全的协议必须在交房之日起七日内交给乙方,乙方如逾期不搬迁,按法定程序处理。”同日,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签署搬迁承诺书一份,主要内容为:“征收部门县住建局已对我户进行了安置补偿,我户于2017年4月14日搬迁完毕,现将房屋交于安吉公司拆除,剩余物本人作放弃处理”。
因三被告未将补偿协议书交给原告方。三原告于2017年6月20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三被告返还该协议书、并承担交通费、通讯费等费用损失100元。2017年7月27日三原告撤回了该民事诉讼,当日三原告又以相同的诉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2017年11月20日,本院作出(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三原告不服本院判决,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2017)苏08行终23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本院(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责令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7个工作日内向原告孟令萍、王伍新交付补偿协议书。2018年1月3日,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向原告孟令萍交付了补偿协议书。
2017年9月17日,补偿协议书约定的被征收房屋被拆除;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多次通知三原告领取补偿款,但三原告至今未领取房屋补偿款。
本院认为,三原告与王云章是近亲属,王云章死亡后,因政府相关部门对王云章名下房屋实施的征收行为,三原告有权提起行政诉讼。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是房屋征收部门,被告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是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三被告是否实施了行政强制行为,即三被告是否强行拆除了三原告享有权利的房屋。三原告主张原告孟令萍、王伍新虽签署了补偿协议书和搬迁承诺书,但拒绝搬迁;原告至今未领取补偿款;房屋系三被告工作人员拆除。三被告则主张房屋系三原告自愿交付安吉公司拆除,三被告未实施行政强制行为。综合全案证据及相关事实,可以认定三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三原告自愿将房屋交付拆迁公司拆除,理由为:1、将房屋交付拆除是实践性行为,承诺交付不代表肯定交付,必须由当事人作出积极的行为才能表明其将房屋交付拆除,故搬迁承诺书不足以证明三原告自愿将房屋交付拆迁公司拆除;2、在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签署补偿协议书和搬迁承诺书后,三原告已经以实际行动表明其对政府部门的征收安置行为有异议,表现在原告王伍艳拒绝签署补偿协议、三原告拒绝领取补偿款、三原告自2017年6月起一直以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故三原告自愿将房屋交付拆除与常理不合。审理中,三原告提交的证据虽不能证明三被告实施了强行拆除房屋的行为,但其不愿交付房屋的意思是明确的;而三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三原告已经将房屋交付拆除,故本院依法认定王云章名下的房屋被三被告组织拆除或三被告安排拆迁公司拆除。无论拆除房屋的行为是拆迁公司实施还是三被告自己组织实施,因拆除房屋的行为系由政府部门的行政征收行为引起,故其法律后果均应由三被告承担。
综上所述,三被告在三原告不愿将被征收房屋交付拆除的情况下组织或安排了房屋的拆除行为,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程序,故三原告要求判决被告强行拆迁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拆除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享有权利的房屋的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文  昌 
审 判  员  高  长  玉
人民陪审员  杜  夕  虹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  耀  梅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淮安信访局电话打来了,询问我们8月10号的徐县长接待日信访处理情况,王局长,关于我母亲临时住所问题,怎么还不能解决?您可是在徐县长面前亲自打包票的。我家的房子被政府强拆了,给母亲安排个临时住所过分吗?还有关于孙明权等人问责,好歹督促纪委尽快解决,还有两天三个月了.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金湖纪委信访室张主任,关于举报孙明权违法强拆三个月到了,案情复杂需要延迟吗?望回复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省金湖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苏0831行初11号
    原告孟令萍,女,1959年4月1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831195904010064,汉族,住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20号。
    委托代理人:王伍新,原告孟令萍儿子,本案第二原告。
原告王伍新,男,1986年1月13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831198601130038,汉族,住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20号。
原告王伍艳(系原告孟令萍女儿),1984年5月1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831198405010020,汉族,住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20号。
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金湖县黎城镇健康西路40号。
法定代表人沈华东,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德昌,江苏法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住所地金湖县黎城镇健康西路40号。
法定代表人伏银成,该办公室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黄德昌,江苏法嘉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住所地金湖县黎城镇跃进路17号。
法定代表人李冬生,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周仕枚,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副主任科员。
委托代理人耿跃武,金湖县城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因请求依法判决被告强行拆迁行为违法,于2017年10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分别向三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材料。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2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伍新、王伍艳,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行政机关负责人杨元桂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德昌,被告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行政机关负责人杨新玲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德昌,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行政机关负责人暨委托代理人周仕枚及其委托代理人耿跃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诉称:原告孟令萍、王伍新迫于压力在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上签字,原告王伍艳至今未签字。2017年7月27日,原告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案件尚未开庭,被告于9月27日组织人员对原告合法住房进行了强行拆迁。请求依法判决被告强行拆迁行为违法,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三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强拆现场图片、房产证、土地证明、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证明原告享有权利的房屋被三被告拆迁;
2、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8行终230号行终判决书一份,证明拆迁补偿协议第四条第(一)项被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无效;
3、电话录音光盘一张,证明当时拆迁原告是处在不自愿的情况下;
4、本院(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证明三原告于2017年7月份提起行政诉讼,原告不同意拆迁,讼争房屋拆除时尚在行政诉讼期间;
5、物品清单一份,证明被告程序不合法,即便是拆迁,也应当场清点物品。
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辩称:1、被告没有实施行政强制的决定,也没有实施行政强制行为,原告所诉三被告具体行政行为并不存在;2、涉案的房屋属于被征收的房屋,产权人即原告与征收单位本案第一被告于2017年4月10日达成了征收货币补偿协议,而且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特别是两原告在签订上列补偿协议同时将该补偿协议项目下所指房屋承诺于2017年4月14日前交给案外人安吉公司拆除,因此,拆除涉案房屋是基于各方当事人合意及应当履行或者享有的权利和义务,无需也没有必要重新作出为了拆除涉案房屋进行行政强制等行政行为,因此,原告所诉既无事实依据更无法律依据,法庭应当驳回原告对被告的全部的诉讼请求。
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庭审中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一份,证明原告与第一被告就涉案房屋相关征收补偿事宜达成了协议。协议第4条第一款约定,原告必须在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交于甲方拆除。
2、搬迁承诺书一份,证明原告保证将涉案房屋在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并将房屋交安吉公司拆除,剩余物品本人做放弃处理。
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在庭审中向本院提交了原告孟令萍和王伍新身份证明和户籍证明,证明两原告的身份,强调该身份证明是原告提交给拆除公司的,原告对拆迁是清楚的。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原告王伍艳认为自己没有在协议上签字,同时也没有在搬迁承诺书上签字,原告孟令萍、王伍新虽然签字但拒绝搬迁,也没有领取补偿款;原告王伍新认为搬迁承诺书是格式条款,被告没有向自己作说明,且补偿协议书第四条已被中院判决确定无效。
经庭审质证,三被告对原告提交的房产证、土地证、征收补偿协议无异议,认为根据补偿协议的约定,原告应于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将房屋交付甲方即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拆除。对原告提交的录音光盘,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不能证明被告对原告的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承认电话录音的真实性,但否认组织了强制拆除的行为。对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三被告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根据当事人的庭审质证及辩论意见,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及本院调取的证据作如下认定:
原告提供的房产证、土地证明、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本院(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苏08行终230号行终判决书可以反映被拆除房屋的基本情况和房屋征收的基本情况。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提供的补偿协议书和搬迁承诺书系原告孟令萍、王伍新与三被告共同签署,能够反映案件情况,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本院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认定以下事实: 原告孟令萍系王云章妻子,系原告王伍新、王伍艳母亲;王云章于2016年死亡。王云章在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8-1号有房屋一处。2017年4月10日,被告金湖县住房与城乡建设局作为征收部门(甲方),被告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作为征收实施单位(丙方),与原告孟令萍、王伍新(乙方)订立金湖县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棚改)补偿协议书一份,约定由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王云章所有的座落于金湖县黎城镇利农路8-1号的房屋予以征收,补偿方式为货币补偿,补偿金额512539.17元。协议第四条第(一)项约定:“乙方必须在2017年4月14日前搬迁完毕,同时将门窗完好的空房交给甲方拆除。甲方在收到钥匙并验收合格时以现金方式一次性向乙方支付全部数额的拆迁补偿款,乙方凭本人身份证领取该拆迁补偿款并领取由乙、丙双方签字认可的协议复印件一份,印章齐全的协议必须在交房之日起七日内交给乙方,乙方如逾期不搬迁,按法定程序处理。”同日,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签署搬迁承诺书一份,主要内容为:“征收部门县住建局已对我户进行了安置补偿,我户于2017年4月14日搬迁完毕,现将房屋交于安吉公司拆除,剩余物本人作放弃处理”。
因三被告未将补偿协议书交给原告方。三原告于2017年6月20日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三被告返还该协议书、并承担交通费、通讯费等费用损失100元。2017年7月27日三原告撤回了该民事诉讼,当日三原告又以相同的诉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2017年11月20日,本院作出(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三原告的诉讼请求。三原告不服本院判决,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7日作出(2017)苏08行终230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本院(2017)苏0831行初9号行政判决,责令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于7个工作日内向原告孟令萍、王伍新交付补偿协议书。2018年1月3日,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向原告孟令萍交付了补偿协议书。
2017年9月17日,补偿协议书约定的被征收房屋被拆除;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多次通知三原告领取补偿款,但三原告至今未领取房屋补偿款。
本院认为,三原告与王云章是近亲属,王云章死亡后,因政府相关部门对王云章名下房屋实施的征收行为,三原告有权提起行政诉讼。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是房屋征收部门,被告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是房屋征收实施单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三被告是否实施了行政强制行为,即三被告是否强行拆除了三原告享有权利的房屋。三原告主张原告孟令萍、王伍新虽签署了补偿协议书和搬迁承诺书,但拒绝搬迁;原告至今未领取补偿款;房屋系三被告工作人员拆除。三被告则主张房屋系三原告自愿交付安吉公司拆除,三被告未实施行政强制行为。综合全案证据及相关事实,可以认定三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三原告自愿将房屋交付拆迁公司拆除,理由为:1、将房屋交付拆除是实践性行为,承诺交付不代表肯定交付,必须由当事人作出积极的行为才能表明其将房屋交付拆除,故搬迁承诺书不足以证明三原告自愿将房屋交付拆迁公司拆除;2、在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签署补偿协议书和搬迁承诺书后,三原告已经以实际行动表明其对政府部门的征收安置行为有异议,表现在原告王伍艳拒绝签署补偿协议、三原告拒绝领取补偿款、三原告自2017年6月起一直以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故三原告自愿将房屋交付拆除与常理不合。审理中,三原告提交的证据虽不能证明三被告实施了强行拆除房屋的行为,但其不愿交付房屋的意思是明确的;而三被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三原告已经将房屋交付拆除,故本院依法认定王云章名下的房屋被三被告组织拆除或三被告安排拆迁公司拆除。无论拆除房屋的行为是拆迁公司实施还是三被告自己组织实施,因拆除房屋的行为系由政府部门的行政征收行为引起,故其法律后果均应由三被告承担。
综上所述,三被告在三原告不愿将被征收房屋交付拆除的情况下组织或安排了房屋的拆除行为,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程序,故三原告要求判决被告强行拆迁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金湖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金湖县黎城镇人民政府拆除原告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享有权利的房屋的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金湖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  文  昌 
审 判  员  高  长  玉
人民陪审员  杜  夕  虹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  耀  梅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金湖人民法院的判决,不知道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我们愿意积极配合调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孟令萍、王伍新、王伍艳行政赔偿一案,本院已于2018年09月20日立案受理,案号为 (2018)苏08行赔终4号,已经移送审理。承办法官确定为:  。其他信息查询电话为12368转人工服务,立案时间为: 2018年9月20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孙主任今天收到信息已经确定立案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23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顺便问一句,纪委张主任,三个月到了,啥时给回复啊,三个月已经过去三天了,还要等到哪一天?听说淮安纪委两个大局长都给金湖打过电话了,人家给我们保证如果处理结果不满意可以来找他们,关键结果在哪块?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9

帖子

147

积分

380

金币

秀才

Rank: 1

发表于 2018-9-24 15: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强拆就是非法

点评

非法就该严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9-26 22:46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法就该严惩
尊重他人,不侮辱谩骂;以礼待人,不污言秽语;实事求是,不造谣诽谤;提倡金湖文明风气,不传播色情暴力信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24

帖子

5472

积分

4271

金币

太守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金湖纪委什么时候处理人?请问淮安纪委儿子大老子大,老子管不了儿子,还有什么用?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6 bbs.2116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3011124号-1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金湖论坛 金湖资讯网 ( 苏ICP备13011124号-1 增值业务许可证(ICP) 苏B2-201100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